郵箱登錄
用戶名: @cndca.org.cn
密碼:
首頁
  • 新聞中心
  • 民建要聞
  • 統一戰線
  • 會務動態
  • 時政財經
  • 媒體聚焦
  • 民建視頻
  • 履行職能
  • 建言獻策
  • 議政調研
  • 提案解讀
  • 專委會動態
  • 社會公益
  • 非公經濟
  • 思源工程
  • 對外聯絡
  • 自身建設
  • 思想建設
  • 基層組織
  • 工作交流
  • 會內監督
  • 機關風貌
  • 學習培訓
  • 領導活動集
  • 會員風采
  • 專題專欄
  •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會史縱橫 > 史海鉤沉

    一個政黨的誕生 ——從星五聚餐會到民主建國會

    作者:張皎 吳佳   信息來源:《人民政協報》   發布時間: 2019年07月05日
      
    分享到:

    民主建國會參加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表 后排左起:章乃器 莫藝昌 施復亮 中排左起:章元善 陳巳生 胡子嬰 陳維稷 孫起孟 盛康年前排左起:沈子槎 黃炎培 冷遹 楊衛玉 胡厥文

      星五聚餐會是20世紀三四十年代金融、實業界人士適應中國經濟社會現實條件和發展需要而做出的一個創舉,是當時不多見的帶有鮮明民族工商業者意識形態色彩的非常規民間實業社團。在長達20年的發展演變過程中,星五聚餐會輾轉各地,歷盡艱難,產生了廣泛的經濟和社會影響,并最終催生了中國民族工商界的政黨———民主建國會。

      本文簡要地勾勒了這一組織的演變過程。

      星五聚餐會

      根據曾參加上海工商界星五聚餐會的最初成員、后來成為“中國國貨公司介紹所全國聯合辦事處”(簡稱國貨聯辦處)管理股長的陳醒吾的回憶,星五聚餐會大概是在1928至1929年之間開始的。抗戰前,上海廠商公會的組織有兩個,一個是上海國貨工廠聯合會(簡稱廠商會),另一個是上海機制國貨工廠聯合會(簡稱機聯會)。

      有一次在機聯會大會之后,有部分委員尚未離場,其中有中國化學工業社總經理方液仙、美亞織綢廠總經理蔡聲白、新民機器廠經理胡厥文、華生電器廠經理葉友才、中華琺瑯廠經理方劍閣、靈生油墨廠經理陳醒吾等。當時大家都感到會場氣氛不好,主要是無法解決對日本貨傾銷的問題。但由于事前沒有準備,問題又很復雜,一時談不出具體的意見和辦法。

      后來,方液仙提議搞一個聚餐會,使大家多一些機會接觸,逐步深入議論,希望可以從中談出一些辦法來。大家贊成這個意見,議定每個月最后的一個星期五共敘晚餐。后來征得機聯會的全部執行委員和監察委員約共25人都參加。當時有一位委員表示愿做第一次東道主請客,其他的委員都贊成按年齡從少到老順序當東道主。至于聚餐的地點、方式和豐儉都由做東的人決定,不拘一格。

      星五聚餐會最初的活動是大家聚會時交談工廠的困難,主要是在日本貨大量傾銷下,中國的產品滯銷,資金周轉不靈;討論如何通過相互合作求得解決。稍后,會員中偶有親友由外地、港澳或國外來到上海,便邀請他們參加聚餐,請他們介紹見聞,也常常談到日本貨到處傾銷的情況。

      九一八事變以后,曾投身抗日救亡運動的杜重遠到上海。黃炎培與杜重遠是故交,某日邀杜重遠參加星五聚餐會。杜重遠在會上介紹了抗擊日軍的經過,使星五聚餐會同仁深感欽佩。此時杜重遠常常與機聯會成員方液仙、蔡聲白、胡厥文、葉友才等人接觸。

      在一次聚會中,有人談起中國銀行總經理張公權曾經說過:“在‘淞滬戰爭’中,不少工廠被毀,現多正籌款修復,未能正常生產;加以時局動蕩,人心不安,市場蕭條,因此銀行資金不能充分運用,希望各廠想方設法迅速恢復生產。”張公權的這段話引起星五聚餐會同仁的注意,從而聯想到如何利用銀行的資金,把工廠的產品運到各大城市,與當地的大商店合作,設立專門推銷國貨的大型商店,用“中國人要用中國貨”這個口號,發揚群眾的愛國熱情,對抗日本貨的傾銷活動。

      為了實現這個設想,星五聚餐會同仁公推方液仙等人去和張公權商談。張公權完全贊同星五聚餐會同仁的設想,并表示愿在銀行業務許可的范圍內,給予優惠待遇。

      星五聚餐會在上海開始的時候主要是研究討論問題,但是很快就開始進行提倡國貨的實際工作。參加者以聚餐座談的方式,商討加強產、銷、金融各界合作,改進國貨生產和銷售的有效方法。聚餐會由于形式靈活且適應了當時國貨運動發展的需要,上海國貨廠商和各銀行負責人紛紛加入,參加者人數不斷增加,逐漸達到數十人。

      由于聚餐會約定在每周五舉行,遂定名為星五聚餐會。

      成為社團組織

      八一三抗戰爆發后,民營廠礦掀起內遷運動,也有部分上海金融、工商界人士南遷香港,加上若干銀行、廠商原在香港就有分支行或駐港辦事處,一時間由上海遷港的銀行(或分行)、廠商(包括辦事處)達到30多家。其中包括商務印書館、天廚味精廠、申新紗廠、大中華橡膠廠、新亞化學制藥公司、五洲制藥廠、美亞織綢廠、三友實業社以及中國、上海、交通等銀行的香港分行。由于香港已經“成為上海與內地聯系之中心,并為國內外交通之樞紐,星五聚餐會乃移港繼續舉行”。

      1938年5月20日,30多家遷港企業和金融機構的代表在香港勝利酒店歡宴,這是香港星五聚餐會的第一次聚餐。這次聚餐會上,康元制罐廠香港辦事處負責人阮維揚被推舉為聚餐會總干事,還規定每星期五中午舉行餐敘,以東亞銀行901號為聚餐會辦事處。到1940年4月19日為止,香港星五聚餐會員廠商由30家左右增加到60多家,其間每周集會從未間斷。

      當1940年4月19日聚餐次數達到100次時,曾經舉行盛大紀念會。會后香港星五聚餐會正式改組為中華國貨產銷協會香港分會,成為一個社團組織。

      抗戰時期,大批工廠紛紛遷川,途中歷盡艱辛、損失重大。他們不僅未得到政府的支持,反而受到通貨膨脹、虛盈實稅、管制平價、限制貸款以及征抽壯丁等種種摧殘,無法維持正常生產、步步走向衰竭,瀕臨崩潰邊緣的工廠,比比皆是。

      這使得一些遷川企業的領導者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如不團結起來,發揮集體的力量,將無以自存。因此,遷川工廠紛紛成立聯合組織,如遷川工廠聯合會、中國西南實業協會、重慶國貨廠商聯合會、中華工商協進會、中國全國工業協會、中國經濟事業協進會、中小工廠聯合委員會等等。

      遷川工業聯合會成立于1938年4月17日,主要成員有章乃器、吳蘊初、亞浦爾燈泡廠經理胡西園、陳蝶仙家庭工業社的代理人莊茂如、冠生園冼冠生的助手徐佩镕、申新紗廠副廠長厲無咎、京華印書館的沈云峰、重慶輪渡公司的張澍霖和中國國貨標準鉛筆廠的吳羹梅等人。他們幾乎每個星期都在冠生園或章乃器的家中聚餐,延續了星五聚餐會的傳統。席間,大家交流各廠的情況和有關信息,以及當時的政治、經濟形勢,遷川工廠聯合會的工作,以及為碰到困難的廠家出主意想辦法。大家邊吃邊談,氣氛融洽又活躍。那時,許多有關工商界的新主意、新辦法都是在這個小聚會中醞釀的,如設立新兵服務社,成立中國工業經濟研究所,倡議增值轉資、簡化稽征辦法等等。

      1939年9月,西南實業協會成立,總會及四川分會均設在重慶。會址在重慶中四路98號,后遷至白象街新建的西南實業大廈(即后來民主建國會成立的地方)。1941年12月19日,西南實業協會星五聚餐會第一次會議舉行。此后數年間這一聚餐會持續開展,到1948年總共達到300余次。到會者少則一二百人,多則四五百人,參加者有民族資本家,國民黨黨政要員,金融、實業界人士,中共南方局的領導人,社會賢達等。演講者大多是金融、實業界、學界的專家、名流,演講內容包括經濟信息、經濟理論、經濟政策、實業生產、國際政治經濟形勢、實業界存在的問題等。

      至此,星五聚餐會在抗戰大后方進入到全盛時期。

      “為謀使一般人有飯吃”

      星五聚餐會不是遵照相關法規成立的正規形態的社會團體組織,也沒有明文規定的宗旨。胡西園把星五聚餐會稱為“一個聲氣相通的朋友聚會”。星五聚餐會發起者之一的史久鰲說:星五聚餐會名稱是聚餐會,“實際上并不是為我們同人自己好吃飯而聚餐,其目的是為謀使一般人有飯吃”。星五聚餐會活動內容主要是包括聚餐、座談和演講:“每星期五舉行敘餐會時,除會員間彼此敘談交換著意見外,有時敦請專家演講,增進同人知識。有時邀請國內各地的來賓報告各地情形,一方借此互通消息,一方可使各人的事業賴以改進。”這種組織形式和活動方式在星五聚餐會的各個階段一脈相承,只是規模有所不同而已。

      就組織形式而言,星五聚餐會設有干事會,干事會負責安排聚餐、座談、邀請演講人等具體會務工作。星五聚餐會在上海初創時期的詳細組織情況不明,在香港舉辦時期總干事由康元制罐廠香港辦事處負責人阮維揚擔任,劉履吉、陳南生為干事,并設有辦事處。重慶時期的星五聚餐會由西南實業協會發起和主辦,實際負責人是張肖梅,干事會由張禹九、陳叔敬、吳味經三人組成。

      聚餐是星五聚餐會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之一,聚餐的時間為星期五的中午,餐費由參加聚餐會的會員根據自己參加聚餐會的次數交納。聚餐受到參加者重視的原因,在于聚餐實際上是為參加聚餐的代表提供了定期進行個別交流機會,通過聚餐時的個別交流,參加者既可以“互相聯絡,密切合作”,又可以相互“交換各人的經驗和見解,來共同謀取一般工商業的改進及發展”。對于平日各自忙于經營業務、惜時如金,又需要彼此加強聯系、溝通、交流以開拓事業的金融實業界人士,星五聚餐會的定期聚會無疑提供了一個最為方便的場所和機會。正由于此種原因和實際需要,“陪都實業界智識分子,無不以星期五的集會,為每個星期內最有意義的活動”。

      座談有專題座談會和普通座談兩種,是星五聚餐會的一項主要內容。專題座談會主要針對經濟生活中的重大問題,在中午聚餐結束后進行座談討論。在討論出具體結論和辦法后,會把這些結論和辦法提供給會員廠商或政府經濟行政部門參考,特別重大的問題還會聯合各工業團體一道采取聯合行動。除了上述這些專題座談會外,星五聚餐會上還經常在演講者進行演講前后舉行座談,通過座談交流意見,增進了解,加強合作。

      演講是星五聚餐會一項具有特色的重要活動,1945年10月19日周恩來應中國西南實業協會邀請,在星五聚餐會上作了《當前經濟大勢》的演講。胡子嬰曾在《山城憶舊》一文中回憶:事先得到消息的人們便早早地進入會場。很快,會場爆滿,連過道上、窗臺邊都擠滿了聽眾,以至來遲了的人只好站在會場的門外邊窗底下聽講。

      周恩來的這次談話,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公開地、全面地闡述自己的經濟綱領和方針、政策,折服了會場里1000多位聽眾,消除了陪都工商界長期以來對未來中國政治前途和對共產黨政策所存有的疑團、困惑。盡管國民黨對這篇演講實行郵檢,10月20日《新華日報》和10月30日《西南實業通訊》照例登載,公開報道發行。

      星五聚餐會的活動情況和座談、演講內容,在上海星五聚餐會的初創時期和香港星五聚餐會的發展時期都沒有公開報道或很少報道,因此社會給予的關注很少。香港星五聚餐會舉辦到100次的時候,曾經舉辦了一個大型的紀念活動,邀請了上海、東南亞和內地的著名的金融巨子、工商界巨頭、社會名流參加,并邀請《大公報》、香港和東南亞的報刊記者采訪,紀念會還編印了《香港星五聚餐會百次紀念特刊》廣為贈送,星五聚餐會開始逐漸為社會了解。

      重慶時期星五聚餐會的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無論是專題座談會的發言或是各方面人士在星五聚餐會的演講,均由《西南實業通訊》編輯部進行速記,除了少數座談和演講內容由于涉及國家秘密不便公開發表外,其余全部按時間先后在《西南實業通訊》上刊載。而這些被刊載出來的星五聚餐會座談會發言和演講,很快就“成為讀者最感興趣之一欄”,重慶的報紙和雜志,也經常對星五聚餐會的情況進行報道,星五聚餐會在社會上的影響由此不斷擴大。

    責任編輯:張晶
    民建中央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民建中央和民建中央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如有需要鏈接轉載或其它方式調用者,請注明摘自“民建中央網站”或相關字樣。

    ② 凡本網未注明“來源:民建中央”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進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參考,我們不作任何承諾保證,不承擔任何的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 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民建中央",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聯系方式:信息中心 電話 010-85698208,010-85698216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關于我們站內地圖

    地址:北京朝陽門外大街吉祥里208號(100020)電話:010-85698008傳真:010-85698007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是我們的第個訪問者,備案號:京ICP備05038210號

    街机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炒股大赛 棋牌捕鱼百人牛牛下载 上海时时彩 吃鸡游戏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 陕西快乐10分钟百宝彩走势图 幸运飞艇网站 吉林11选5奖金少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扑克牌推牌九怎么玩 沙巴体育比分 青鹏棋牌手机令牌下载 手机上所谓的赚钱app安全吗 香港六合彩大全 以下股票推荐 辽宁11选5网上投注 奥博北京pk10投注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